网络爆料频贴“公职”标签 利用公众不满情绪博眼球

2018-11-01 10:56来源:未知

  8月13日,一微博网友发布消息称:沧州市南皮县医院一名20多岁的护士因协调排队就医秩序,遭到一国家公职人员打骂,打人者还声称“打死你顶多赔个钱,院长还得给我个面子”。“截至发微博时,受伤护士还在医院接受治疗,身上多处外伤,并伴有脑震荡,腹部因遭受猛烈撞击疼痛不止……护士还在哺乳期,家里还有待哺婴儿。希望各位给个公道。”该网友称。这条微博引发网友大量转发及评论。

  8月19日,沧州市南皮县医院办公室王姓主任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事发后,双方都选择了报警,然后事情就由公安部门处理了。对调查的具体进展情况我并不清楚,但据我所知,目前双方矛盾已经得到了缓解。”

  据王姓主任介绍,县医院领导班子先后探望了被殴打护士穆娟,并向公安机关写了申诉信。“事发时间是8月10日上午。因为患者比较多,我们医院门诊配有分诊护士,负责给挂过号的患者排序。按照要求,每个诊室都要做到‘一医一患’,尽量保证诊室的服务秩序。就是在穆娟分诊的过程中,这个小伙子等得着急了。后来他就硬往前闯,分诊护士便要求他按照顺序排队,在外边等一下。然后小伙子就出言不逊了,说了些很难听的话,也骂了脏话。护士感到比较气愤,就反驳了几句。再后来,小伙子就对分诊护士进行了殴打。”

  

关于打人的新闻标题

  王姓主任表示,是小伙子先动起了手。对于此前微博上所称这名候诊者高喊“打死你顶多赔个钱,院长还得给我个面子”,王姓主任称,“这句话我没有亲耳听到,不能证实,需要向派出所核实。”此外他表示,目前,受伤护士仍未痊愈,还在医院接受治疗。

  “肉眼可见的是她的右边额头上有一处擦伤。还有就是经过超声检测,发现盆腔有积液。另外,她的精神也受到了刺激。事发后我见过她本人,情绪很不稳定,受到了惊吓,总是哭泣。这个事情目前双方都在积极解决。”他说。

  王姓主任还表示,针对此事医院方面并不想放大或激化矛盾。“如果可以达成和解,医院方面表示欢迎,我们的目的是解决问题。对方的身份不是政府公务人员,而是一家银行的在职员工。我们单位员工属于事业编制。我理解国家公职人员应该特指公务员吧。”

  “我个人理解,那个小伙子也是年轻气盛,冲动之下的言行。其实这个事也从侧面说明医院工作压力比较大,医护人员很辛苦。尤其是基层医院,患者来源广、数量大,工作繁重。我们医院是无假日门诊,一周7天二十四小时接收患者。事发那天是周末,很多医务人员都在加班。作为县里的二级甲等医院,平时病人很多,日门诊量大概在1000多人左右,在县级医院算是比较繁忙的。”

  8月16日,衡水中国农业发展银行景县支行副行长张卫民向媒体证实,该事件当事人是其所在银行的员工于飞。但他的解释则是:于飞告诉他,自己并未打人,而是在排队时与导医护士穆娟发生了争执,随后被该护士的男友殴打,自己仅仅是正当防卫。于飞表示自己脸部与胸前被抓伤,事后南皮县医院还为他做了免费检查。此外,他还表示,于飞目前压力较大,不愿接受采访。

  8月19日,南皮县公安局郝姓负责人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目前双方都有意愿调解,不愿深究。这就是一起简单的治安案件,背景并不复杂:就是一方要插队,另一方不让插队,然后双方起了冲突。双方责任划分我现在不方便回答,因为最终的鉴定结果还没有出来。如果是重伤就按照刑事案件处理;如果是轻微伤,就属于民事案件,双方可以自行调解。”

  此前,南皮县公安局还曾向媒体表示:8月10日上午,于飞在南皮县医院陪母亲看病。其间,在内二科外走廊排队时,与院方导医护士发生了争执,穆娟遭到了殴打。随后,穆娟给丈夫刘亮打了电话并报警,刘亮随即带朋友与于飞互殴,双方均受伤。

  一件普通的案件缘何会引发网友关注?记者随即查看了相关新闻的网友评论,其中不乏“有点权力就作威作福,官本位思想严重”、“公务员素质低下”等直指公职人员的批评。记者注意到,该网帖爆料中亦特别强调了动手打人者的“国家公职人员身份”。

  记者在查看国家公职人员相关解释时发现,对这一群体的定义有两种:第一种属狭义划分,是指“各级国家机关的工作人员,是行使国家权力,执行国家公务的主体”,即通常意义上所说的公务员;第二类属广义划分,包含了国家立法机关、司法机关、行政机关、党务机关、各人民团体、事业单位、国有(集体)企业工作人员等群体。

  这就意味着,如果按照第一种解释,该案件中涉事双方都不属于国家公职人员群体,而按照第二类解释,涉事双方均属于国家公职人员群体。然而,在曝光此事的网帖中,仅强调了动手打人一方的“国家公职人员身份”。

  事实上,盘点近期的热点事件不难发现,负面事件的新闻标题或网络爆料中包含“官员”、“公职”等字眼的不在少数:对“挥拳”官员必须“零容忍”、网曝内江一官员动手打人、山东泰安政府官员被指殴打女环卫工人等。

  对此,中国青年政治学院新闻与传播系副教授漆亚林表示,且不论此次事件中“国家公职人员”的提法是否准确全面,必须承认新闻或网络爆料中出现干部、官员、公职等字眼,容易引起网友关注。“公职人员原本是为公众服务的,但是一些人却利用手中职权产生了较坏的影响,因此,一旦将这一群体同负面新闻、恶性事件相连便很容易引起反响。与其说是引起了公众的不满,不如说是引发了某些共鸣。”他说。

  “网友爆料有真有假,不同于专业的新闻报道,难免有不准确、不平衡之处。但更值得深思的是,网友为什么会强化甚至策划这种矛盾?一些事件在传播中之所以会变异变形,根本问题还是潜在矛盾的真实存在,只不过传播的过程放大了这种矛盾。”他说。

  中国传媒大学媒体法规政策研究中心副主任王四新表示,以往很多网友爆料、新闻报道中强调当事人的“公职”标签,正是利用了人们的某些不满情绪。“公众普遍认为,公职人员属于特权阶层。该群体中一些人也的确多次在公众面前呈现出傲慢、强势的姿态。”

  “现在通过网络传播,干部群体的很多负面事情得以曝光,这是很大的进步。事情能够摆到明处来,是解决问题的一个重要前提,但仍有很多地方需要改进。信息传播的价值在于把事实告诉公众,让公众了解更为全面、真实的情况。”上海交通大学传播系教授谢金文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