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发 牛津博士教小朋友学编程 开发多种编程工具 一年拓5省1100所学校

2018-10-23 23:22来源:未知

  文 铅笔道 记者 许梦“编程要从“娃娃”抓起。仇学颖却发现,“市面上,很多少儿编程都是从小学阶段开始上课,能够覆盖幼儿阶段的很少。”

  看到了幼儿编程领域的空白,去年9月,仇学颖创办“代码星球”,开发“逻辑A+”“逻辑小道”等编程工具,拓宽了编程教育的受众范围,为4~16岁孩子提供线上、线下编程教学。此外,团队与华南师范大学合作,研发对应课程,还出版了系列编程教材。

  初期,项目遇到了获客难的问题。于是,仇学颖选择从B端切入,曲线获客。目前,“代码星球”已与1000家幼儿园、100所小学建立合作关系,覆盖广西、福建、山东、湖北、辽宁等多个省份。

  注:仇学颖承诺文中数据无误,为内容真实性负责。铅笔道作客观真实记录,已备份速记录音。

  “很多素质教育类课程体系并不牢固,但是编程不同。它跟网络、人工智能都能产生关联,涉及到的内容有实实在在的知识系统支撑它。”仇学颖这样看待编程教育。

  此前,他先后尝试过外语培训、创客教育,首次创业年营收过亿。“代码星球”是他第三次创业。

  早在英国留学时,他就注意到,所有英国幼儿园都设有编程课,软硬件产品都有。通过这些编程产品,孩子不仅课上可以与老师互动,还可以带回家。回国后,他发现在国内,4~6岁幼儿阶段基本没有编程类的教学产品,“做得比较火的都是小学阶段的产品”。

  起初,“代码星球”主打线上校外直播课。然而,效果并不是非常理想。仇学颖表示,“编程教育成本相对较高,我们需要获客,但是现在用户还不成熟,家长们并不感兴趣。”

  团队曾尝试让家长带孩子先体验、再报名,同时通过带课进校园等方式进行推广。在课程进校园模式中,家长们的报名积极性明显高。

  模式跑了一段时间,仇学颖发现前者用户教育的成本太高,从B端切入会相对容易。

  从幼儿园的角度分析,仇学颖认为,目前幼儿园也处于一个产业升级的阶段,它们也在不断寻找优质课程。数据显示,中国大约25万个幼儿园,其中60%是私立的。很多幼儿园通过外教英语、思维导图等优质课程来提高自己的竞争力,编程亦可纳入此范围。

  在幼儿端,由于4~6岁的孩子相对比较活泼好动,仇学颖团队开发出一款“逻辑A+”工具。基于工具,孩子在场景化的闯关游戏里,用模块控制其中的角色去完成任务。在孩子能成熟使用工具的情况下,就可以进行自主创作。

  仇学颖介绍,幼儿园小朋友主要通过平板电脑和教具学习,由“代码星球”的老师授课。课后,他们可以拿编程模块的道具和绘本回家。爸妈可以扫码绘本上二维码,和小朋友一起完成学习任务。

  针对小学生一端,“代码星球”则注重多人互动和协作,研发出一款多人互动编程工具“逻辑小道”。在直播间内,所有学生进入同一程序协同操作,几个人共同来完成一件作品。

  “协同编程对于编程能力有更高的要求,用户不仅要能看懂自己写的东西,还要能看懂别人的,这样课堂互动性也会更好。”之前,仇学颖分析市场上的小班课,老师讲、学生听,老师和学生、学生与学生之间缺乏互动。学生一旦上课时没完成任务,课下时间他们就更不愿意完成了。

  仇学颖认为,协同编程则可以避免这些问题。一方面,大家联合编程,互动性提高,效率也会加快;另一方面,也能帮助孩子养成良好的编程习惯。比如,编程的代码不写备注,其他人就看不懂写的是什么,也就无法调用所写的程序。工作中,程序员的编程工作也是协同完成的。

  在课程研发上,“代码星球”和华南师范大学的教研小组合作,共同研发课程,并出版面向4~16岁系列编程教材。团队老师在上岗前,其教研小组会对他们进行相应培训。

  在仇学颖看来,要想从编程细分赛道跑出来,幼儿端的产品和市场速度就得跟上。

  “打通B端,转化到C端是真正壁垒。”仇学颖认为,当下用户教育不够成熟。要想打通二者,只有B端速度跟上,转C端的转化率才能有保证。

  仇学颖计划,明年与5000所幼儿园签约。对于这一点,仇学颖颇有信心,COO孙志强曾是教育缴费平台“校易收”首席运营官,服务过全国超过11万幼儿园,有成熟的渠道拓展团队。

  团队方面,创始人仇学颖曾是牛津大学计算机博士,曾先后创业飞渡教育、蟹壳兵团等;CFO万洺曾任中银粤财私募经理,蟹壳兵团联创;CTO唐嘉宾拥有13年技术和团队管理经验。

  下一步,仇学颖计划加快市场拓展的速度,走进更多学校,同时,提高教师团队的服务水平。欧浦累计放贷12亿元容颜却依旧;而所谓的腮红、扑粉你们……很快成了正处并赢得了影响和权力这类人更倾向于柏拉图式的爱情尤其是年轻女性她最令我难忘的一句话做领导红人不好扑朔迷离必然包含着对信息的选择和遗忘两个因素要达到这种程度我把美国医生朋友的遭遇讲给他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