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技术转移问题

2018-11-01 08:59来源:未知

  2009年,在伊利诺伊州埃文斯通镇的西北大学完成博士学位之际,David Giljohann开始考虑创业。在与他的科研负责人(PI)一起工作的过程中,他认识到了用核酸修正纳米粒子,来开创针对多种疾病的、有针对性的、个性化药物的商业潜力。他和他的导师接触了大学的技术转移办公室,该办公室旨在就商业化诸多事宜为研究人员提供帮助。

  西北大学的技术转移办公室(TTO)团队为他提供了建议、指导、资源获取渠道以及一份私下协议他们安排他做一份博士后工作,如此他将可以一半的时间用在实验室里继续他的研究,一半时间在大学的孵化器里,使他的创业计划得以实现。当他2011年完成博士后的时候,他的公司已到达一个关键性里程碑阶段,能够搬进伊利诺伊州斯科基附近的常驻总部了。

  Giljohann现在担任Exicure的CEO,拥有25名员工,以及100多项其名下的专利和申请。这家新企业刚刚在德国完成了首次临床试验。他分享经验时表示,如果没有TTO专业人员的帮助,他的成功是不可能发生的。“与TTO的私人关系让我获得了一种独特的方式来创办公司,”他解释说。“这化解了一些风险,所以在我发展公司的时候,就不至于无家可归、露宿街头了。”

  尽管Giljohann与西北大学的安排有些不寻常,但当博士后们带着他们的商业理念接近他们的TTO,并寻求建立伙伴关系来实现这些目标的时候,它仍然是为这些博士后们提供许多资源的象征。事实上,“人们更加强调积极主动地接触一个机构的研究生和博士后,因为他们往往是与他们的PI一起创造出这些发明的能手,”大学技术经理人协会执行董事Stephen J. Susalka说,该协会是由技术商业化专业人员为主要成员的组织。

  今天的TTO为潜在的企业家提供了各种好处,包括研讨会、实习机会、获得资本、创业空间、基础设施、导师和成熟的行业伙伴,以及从发明成果公布、早期商业化计划、营销计划和许可证协议等一切方面从头到尾的援助。由于TTO的目标是推进由研究人员开发的创新,TTO领导人(他们经常拥有科学和工程方面的博士学位)期待有机会与博士后进行对话,以帮助他们规划出潜在的创业选择。

  博士后工作可以成为个人职业生涯中追求技术转移努力的最佳时机。俄亥俄州哥伦布市全国儿童医院的授权专员Andrew Corris说,首先,在他们研究生涯的初期,博士后往往对技术转让过程的运作方式没有先入为主的概念,也没有对与建立许可联盟有关的不切实际的期望。

  博士后通常避免的一个坏习惯是Corris和他的同事们有时会在资深发明家身上看到的一个问题他们在认证许可阶段比刚参与这一进程的博士后更有可能对条款发表意见。“有时候,这种经历会给谈判带来好处,但有时这些先入为主的观念可能会对协议形成威胁,”他补充说。“那些刚接触授权的人往往更愿意接受有信誉的第三方基准验证的有效性,这往往是唯一可行的妥协之处。”

  博士后的另一个优势是,由于他们刚刚开始,他们选择实现自己梦想的风险会更小一些。位于Denver的科罗拉多大学安舒茨医学中心创新部的总经理Kimberly A. Muller说:“他们正处在职业生涯的某个阶段,可以很容易地过渡到初创公司,以提升他们的技术水平。”

  跟你的研究导师保持透明,是过技术转移这条河的第一步,也是最重要的一步。“和你的PI进行公开的对话,讨论你认为技术可以发展到哪里,以及你的兴趣在哪里可以与创建一个公司结合起来,”Giljohann说。“并非所有的PI都能够意识到他们的学生或博士后对商业化是有这些想法或规划的。”

  一个导师的反应可以是给予他们祝福,让他们对自己的想法负起全部责任,也可以是希望建立一个有约束力的伙伴关系,这样他们就可以一起做所有的事情。Serge van de Pavert是法国马赛吕米尼免疫学研究中心的一位团队领导人,他也认为,和导师一起站在最前面是很重要的:“你不能躲在他们背后这最终将导致冲突。”

  作为一个博士后,van de Pavert认识到,他在实验室里所形成的一个想法可以发展成一项产品。“我开始明白,如果你不申请专利,就永远不会有任何医疗应用行为发生,这真的让我很震惊。如果可能的话,我想要做一些事情,让我可以付出一些努力来给这个世界带来美好。”他向他的PI谈起了这个话题;她对做实业虽不感兴趣,但赞成他去完成自己想做的事情,只要他能让她全程参与进来,并确保她出席与TTO的会议即可。

  技术转移专业人士可以帮助博士后与他们的导师进行这种潜在的微妙讨论。西北大学创新与初创企业副教务长Alicia Lffler回忆了一个案例,一个博士后想要投身商业化进程,但PI并不那么“热心”。她和她的团队成功地说服了PI,这是一件值得努力的事情,部分原因在于,他们强调了这个项目将会如何扩大他们在其领域中的影响力。“一般来说,教授们致力于通过他们的研究影响社会的使命,”她说。“有时候,这一使命最好通过商业化来完成。”

  一旦你向你的 PI 报告了此事,并且,或者让其参与进来,“跟将会推动这一进程发展的人建立一个联盟,”Giljohann说。事实上,与你身边那些友好的技术转移专业人士进行交谈永远不会太早,他们可以帮助你在创建事业过程中可能遇到重大风险的时候逢凶化吉。

  第一类危险与出版有关。Muller强烈建议,如果你认为你的想法是可申请专利的,请尽快告诉TTO尤其是在你发表或考虑出版之前,这也包括在会议上提供口头说明和课件演示。“一旦事情公布于众, 它就改变了局面,”她说。

  Susalka 警告说,“如果在提交发明申请之前发布,知识产权可能会丢失。如果你提交专利申请在发表论文之前,你会一直处于比较优势的地位。我曾经告诉这些人给我寄一份你的论文草稿,这样就可以用透过技术转移的视角来纵览全局了。”

  然而,如果你担心你将无法发表,不要担心,担任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生物制品评估和研究中心知识产权与合作关系督导的Nisha Narayan说:“你可能需要推迟发布几个月,但我们最终希望您传播这部分知识,并将之公布于众。”

  理海大学化学和生物分子工程系主席Mayuresh V. Kothare和他的合作者兼职教授Shivaji Sircar,以及他们的博士后Vemula Rama Rao认识到他们有了一个基于小规模试验而得出的可申请专利的结果,他们就立即向理海大学技术转移办公室(OTT)提出发明专利报备。“我们的OTT立即建议我们提交一份临时专利,以便锁定本发明的优先权日期,”Kothare说。从此时开始,他们与其OTT保持不间断的联系,以更新他们在开发技术上的进展。不久之后,他们提交了第二次临时专利申请,一年之内提交申请了一份非临时的专利合作条约(PCT),以确保在多个国家同时提供知识产权保护。此外,“OTT还积极与我们团队合作, 争取获得科研资助,并在贸易会议和技术研讨会上宣传我们的技术,”他说。“这是来自我们OTT团队的一份积极的支持,这对我们的知识产权提供持续的保护和市场营销至关重要。”

  博士后通过资助获得资金的话,可能会不得不应付复杂的利益冲突问题。当你的科研奖学金是由一个机构,如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NSF)或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资助,那么,你的成果100%是要写在在资助或者议案名下。但是,如果你追求商业化,“你如何挤出时间呢?”Lffler 问道。“这就是要说的冲突你必须做你正在被资助要做的工作。”为了应对这一挑战,Lffler和她的团队(以及其他机构及其 TTO)提出了创造性的筹资机制,包括由私营公司和慈善家提供支持的奖学金,这样可以让博士后去自由追逐创业的梦想。

  但是时间管理并不是你将要面对的唯一潜在的利益冲突。当您从工业合作伙伴那里获取资金时,也许是通过了许可证授予方案,您需要在所有发表成果中进行陈述。此外,假设你的研究是由NIH资助的,然后你会发现一些可以转化为产品并获得许可的东西。正如Muller所解释的,“如果你要继续这项研究,就必须在所有发表成果中显示出你对这项研究有财务支持的兴趣。TTO对此有经验,可以就如何驾驭这些问题和管理冲突提供建议,以确保大学的研究工作有始有终顺利完成。”

  你所在机构的TTO 可能拥有大量的资源,可以帮助您获得成功。它可能提供工作坊,训练以及指导,帮助您了解并亲自试水商业化。它还可以为您提供渠道来获得资金和合作伙伴,可以作为与创业者共同体的战略成员建立联系的枢纽,包括风险投资者、律师、市场营销和公关专家。科罗拉多州丹佛大学的知识产权经理Alexandra Hall说,您的 TTO 还可以提供关于申请州政府所设概念证明资助的指导, 这可能比一般的政府科研基金更容易获得(根据申请人的数量)。

  此外,越来越多的TTO为博士后和研究生提供实习机会,从内而外地学习商务工作。Susalka说,这种类型的帮助对于博士后、TTO和大学来说,是一件“双赢”的事情。因为实习生/博士后这样就可以在他或她的母校院系担任“大使”分享他们的经验,帮助同行实现他们自己对专利和商业化的追求了。

  你的TTO可能会提供其他意想不到的机会。例如,CU Anschutz与StartUp Health建立了一份合作关系,它是一个营利性企业,为医疗保健领域的创业者们提供全球性联系和提升机会。“它提供了额外的资源,将我们在这里做的工作快速转移至全国范围,”Muller说。“它将我们的研究人员与风险投资家和其他人联系起来,以加快研究成果从实验室向公共部门的转化。”该大学还有一个与科罗拉多儿童医院和 UCHealth 系统合作的临床验证项目,通过此项目,发明者可以测试和微调这些创新成果并可以将其“在医院实时部署应用,”她说。

  TTO可以提供各种不同的选择,从许可认证到一项发明的销售,再到创办自己的企业,它可以在许多方面为你的成功提供助力,包括教给你营销技巧,帮你找到合适的导师和合作伙伴,并为你提供获得资金的渠道。“与TTO共事是有很多种机制的,”Narayan说。“如果一个类似的想法已经申请了专利,就不要为此再来找我了。”

  让你的TTO了解你和你的需求以及目标是至关重要的,反之亦然。“每个地方是不一样的,你会看到,技术商业化的风格各异,这取决于机构,”Corris说。所以, 你的博士学位授予机构处理技术转移的方式,并不意味着你现在的大学将以同样的方式处理这一问题。如果你的机构没有自己的TTO,Susalka 建议可以联系你所在大学的赞助研究办公室。

  但作为一个博士后,无论你如何参与技术转移这一领域,你应该知道,你会发现更多的优势,而不是在职业机会方面的劣势,即使在你的计划中不包括担任全职 CEO。“人们过去认为,如果你要商业化,那你就不可能是一个好的学者,”Lffler说。“但现在,大多数教职员工认识到这是不正确的。倘若你看一下大多数大学,会发现那些最优秀的学者也是最好的企业家。”■

  Alaina G. Levine是一位科学作家,科学职业顾问以及《网络怪咖》(Networking for Nerds,Wiley,2015)一书的作者。

  鸣谢:“原文由美国科学促进会(www.aaas.org)发布在2017年3月3日《科学》杂志”。官方英文版请见http://www.sciencemag.org/features/2017/03/navigating-technology-transfer-issues。